南方双彩

映客进军相亲,红娘杀向元宇宙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
新闻资讯

你的位置:南方双彩 > 新闻资讯 >

映客进军相亲,红娘杀向元宇宙

发布日期:2023-01-23 22:20    点击次数:133

 

文/杨松 编辑/鄢子为 陈晓平

7岁映客,改了名字。

6月15日,映客董事长奉佑生宣布,映客互娱更名为映宇宙(英文名称Inkeverse)。

他一举推出多款元宇宙独立产品,有一款为元宇宙恋爱社交产品“情侣星球”。

在这个APP里,配对成功即可创建两人的私密情侣空间,情侣们可延续现实的记录和分享,构建回忆,且未来能在虚拟世界一起唱歌、一起游戏……“即使2人身处异地,也能感觉在彼此身边。”

映客曾经只有一款直播产品,现在,奉佑生有直播、相亲、社交三大产品线,其构成的“映宇宙”,已有近百亿收入体量。

 

恋爱相亲产品,是他着力打造的又一增长曲线。

“试错成本低,可以投入有限资金验证需求。”在奉佑生看来,映客做新产品的优势是,小成本试错,迅速迭代。

内部合伙人

奉佑生江湖成名很早,做过开心听、多米音乐等多款产品,现在,他鼓励内部团队创业,号召年轻人自主研发新产品。

他在内部提出了一个新愿景,要打造一个“最高成功率的创业平台”,且创办了内部合伙人制度。

刘之宇就是一个合伙人。

(刘之宇)

2017年,她从58同城跳槽到映客,本来负责流量生态部门,后来内部创业,操盘了一款“超级喜欢”,这是一个针对城市新青年的相亲平台。

恋爱相亲,是奉佑生看重的一个赛道。

“特别在一线城市,适婚人群面临的痛点,是怎样找到适合结婚的对象。很多人的生活圈子,就是同事和熟悉的几个朋友。”奉认为,互联网工具典型特点,就能解决信息不对称。

在恋爱相亲领域,映客已推出“对缘”APP,其全年活跃红娘数已过万,促成年超20百万次匹配相亲。

 

对待新项目,奉佑生充分授权,让团队自己摸索。

刘之宇告诉《21CBR》记者,老板不抓细节,而是把握大方向。她有一次与奉佑生聊天,提到具体业务,他直言不要谈得太具体。

奉佑生比较关心产品发展节奏,比如增长率、财务数据,“公司没有为了扩充规模而大手笔地去烧钱。”

他的一大重心,在于中台建设,如对共性相通部分的模块化封装,映客新产品从开发到落地时间显著缩短50%。

超级喜欢仅用一年多时间,便实现盈利,在加大投入力度。团队的野心在于,要对整个婚恋市场进行品牌升级。

刘之宇举例,年轻人喜欢喝苏打水,做气泡水的元气森林脱颖而出。团队的目标是,90后年轻人,若要找结婚对象或者恋爱伴侣,就会想到超级喜欢。

相亲俱乐部

如何打破陌生人间的尴尬,是所有相亲产品的难题。

映客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。

以超级喜欢为例,其方案是在线上建立几百个社群标签,开启同类人对话。

刘之宇称,运营团队经常举办年轻人喜欢的社群活动,比如剧本杀等,在游戏中撮合一对对情侣。

红娘晶晶表示,超级喜欢不会刻意安排相亲局,“我们会选择年轻人喜欢的娱乐方式,氛围从相亲变成社交,就不会那么紧张。” 

《21CBR》记者拿到一份6月社群活动名单,针对北上广三地用户的不同爱好,平台将举办“谁是卧底”“王者荣耀”等线上社群活动。

即使相亲不成功,用户能通过社群活动,认识一些异性朋友,以及很多志同道合的人,拓展自己的社交圈。

奉佑生后来发现,视频美颜等技术流行,相亲光线上是不够的。

“线上线下完全不是一回事。”他解释说,映客要创造线下模式,以线上视频化,了解彼此的气场,快速做筛选,靠谱后再到线下。

比如,超级喜欢就开设线下相亲俱乐部,搭建活动场所,周末和平时定期组织活动,把同爱好的、或者诉求差不多的人,召唤到相亲俱乐部。

2021年9月,超级喜欢在北京开设了第一家俱乐部。

刘之宇透露,公司将加快线下门店布局,今年下半年会在广州、深圳等地开店,外地人多的新城市,如深圳也是其布局重点。

北漂和深漂,相亲需求高,这类群体,对互联网产品更加信任,也有更好的支付习惯。

线下开店也能拓展用户群。据称,一个城市门店开业后,当地用户量以10倍速度往上增长。

除了在线下开设更多门店,映客计划投入更多资源来提高用户量,其积累的几千万付费用户可以为相亲产品导流。

现在,超级喜欢里高端服务会员占比10%左右,也满足在适婚人群中对找寻另一半的私密性,个性化的需求。

先恋爱,后付费

互联网相亲行业市场规模近百亿,仍处在增长阶段,这是奉佑生重视“超级喜欢”这类产品的原因。

据比达咨询数据,2021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规模达到72亿元,同比增长11.6%,预计2022规模将达到80.5亿元。

 

头部品牌占据的份额不算大,仅占五成市场,这也是新产品的机会。传统相亲产品的用户,平均年龄已达到35岁,超级喜欢就专盯一二线城市白领,主要是90后。

2021年,奉佑生在财报中首次将相亲类业务单列,包括对缘、超级喜欢等在内的产品,年营收为6.1亿元,在总营收的占比为6.7%。

映客全年营收91.8亿元,同比增长85.4%,现在,社交、直播业务贡献了收入的主体,而超级喜欢等相亲产品,有可能成为又一增长引擎。

这些产品,有着独特的收费模式。

超级喜欢并不是上来就推销上万元套餐,而是用户购买了价格较低的会员后,期内可以享受红娘“一对一”服务,进行相应推荐,以及数次线下线上活动约会权益。

等用户正式确立恋爱关系之后,再来支付尾款,简言之,主打的是“先恋爱后付费”模式。

以一场社群活动为例,在活动开始前,工作人员会收集用户信息,等有了明确的交往意向,再推销付费产品。对于浅层的撮合,红娘并不收费。

据悉,一场线上活动,至少会转化一个付费用户,线下活动转化率会更高。

超级喜欢平台上,男性用户更多,女性脱单率相对较高,平台促成过大量姐弟恋。就一二线城市中,女性更为渴望一段严肃亲密关系。

据透露,超级喜欢正尝试在“元宇宙”,让用户体验更多相亲场景。

这也是奉佑生的一个想法,“让线下人和人之间交互的无缝感,在元宇宙里通过新产品去实现。”



首页 | 产品中心 | 服务项目 | 媒体报道 | 产品中心 | 新闻资讯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我们 |

Powered by 南方双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